>游戲>>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IG創造歷史背后:王思聰和王健林兩代人的體育夢

                  原標題:IG創造歷史背后:王思聰和王健林兩代人的體育夢

                  iG奪冠!老板王思聰:打游戲有前途!

                  大連萬達從1994年到1998年連續5奪聯賽冠軍,上演王朝傳奇。而萬達足球王朝的締造者王健林,在那之后卻飲恨退出中國足壇,直到今年再重新歸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年之后,在電競這個新的體育戰場上,王思聰組建的iG一路殺進英雄聯盟S8全球總決賽,最終3-0橫掃對手,取得冠軍。

                  流量的聚光燈也落在iG的背后老板王思聰身上,在“富二代”的標簽之外,是新一代人對于體育的理解,以及他身后的一整座電競帝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兩代人,一個體育夢

                 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體育項目。這樣的命運折射,在王思聰與他的父親王健林身上,顯得是如此熨帖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們先把時鐘撥回1998年。9月27日的足協杯半決賽上,剛剛完成聯賽55場不敗神話的大連萬達對陣遼寧。比賽中,主裁判俞元聰多次對遼寧隊的犯規視而不見,導致大連萬達最終點球6-7輸掉了比賽。

                  終場哨音吹響后,時任大連主教練徐根寶和老板王健林顯得異常激動,沖到裁判身邊與其理論,場邊憤怒的球迷也將礦泉水瓶如雨點般砸向俞元聰。

                  然而這一切,都無法改變輸球的事實。賽后的新聞發布會上,王健林在遼寧主帥群訪結束后一把搶過了話筒,說出了那句著名的話: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作為球隊老板,不應該出席賽后新聞發布會。但是,我對職業足球的發展太失望了,雖然聯賽有進步,但球場上的黑暗太多了,我鄭重宣布,以現在的聯賽狀況,想搞好足球還是不行的,今年聯賽結束后,萬達將永遠退出中國足壇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彼時,萬達王朝才剛剛建立,足球城的傳奇本應就此續寫,但賽場的黑暗,卻讓這位可能是中國企業中最喜歡足球的老板寒心。相傳萬達在退出大連足球時,市領導和體育局領導曾進行了大量勸說,而王健林卻是流著淚走出政府大樓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對體育的熱愛,流淌在這個家族的血脈之中。20年后,王健林之子王思聰同樣在體育上取得了成績,而屬于他的戰場,不再是足球,而是電競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可能是年代的更迭,亦或許是對現狀的不滿,對于父親喜歡的足球,王思聰從來不吝批駁之辭“搞足球的都是傻x”。令他著迷的則是電子競技,一項全新的運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2018全球電競大會上,RNG CMO李杰明指出目前中國電競產業的產值已經大致相當于0.7個足球行業、2.93個圍棋行業;而根據普華永道發布的《2018體育產業報告》顯示,電競已經超越足球,成為唯一一個所有體育行業領袖一致認為需要重點發力的領域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王思聰的評價雖然極端,但也未必是錯的——在當下的中國,搞足球的不一定是傻x,但搞電競絕對正當其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強勢進入,整合電競”

                  就像王健林攜萬達集團重返大連時,對這座足球城乃至中國足球巨大的刺激一樣,王思聰當年的入局,也對后來的中國電競產業有著深遠的影響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最早我們打比賽,沒有人能理解你們在干什么,就知道是‘打游戲的’,處于鄙視鏈的最底層。有的人有俱樂部,但工資少,獎金也少,基本上都是‘靠愛發電’。”國內活化石級《FIFA》電競選手陳煒曾這樣描述過昔日的場景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09年,王健林對外表示,王思聰不愿意隨自己介入萬達集團的管理中,所以就給他5億元“任其折騰”。然而不曾想,這5億元竟成為了引起中國電競產業大爆發的關鍵錢,稱之為“水源”也不為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是年12月,王思聰用這5億元作為初始資金,成立了普思投資。11年8月,他收購了當時瀕臨解散的電競俱樂部CCM,更名為iG,任命xiaOt(孫力偉)為CEO,重點發力《星際爭霸II》、《DOTA》和《英雄聯盟》三個項目,強勢進入電競領域。

                  為了擴充俱樂部實力,iG的做法和王健林的大連隊如出一轍——“錢錢錢”。對外,他們重金引援加強實力,吸引其他戰隊頂尖選手轉會而來;對內,他們將所有隊員的工資都提升到了行業頂峰,大大提高了電競選手的生活質量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校長(王思聰)當時把我們全部喊過去,說只要奪冠,一個人兩萬獎金。當時我就驚呆了。后來我們成功奪冠,校長的人提著一個黑麻袋里面全是錢。”前iG《英雄聯盟》分部選手笑笑曾描述過這樣一個場景,與其父王健林拎著一袋錢走進大連隊更衣室的做法何其相似,你可以認為他簡單粗暴,但實實在在的金錢,卻是激活選手和行業自身的絕佳辦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當初進入電競圈,只是因為看到選手和俱樂部都活得不怎么樣,想幫助把這個圈子變得良性一點。”王思聰在接受港媒采訪時如是說道。除了iG外,王思聰還聯合其他的俱樂部老板共同成立了類行業協會的ACE聯盟,著手制定行業規則,規范俱樂部行為。

                  總結來看,王思聰對于中國電競的主要幫助,一在于用錢和個人IP帶領這個行業離開了“刀耕火種”的拓荒時代,吸引了外界資本的關注;二是在一定程度上讓行業環境變得更加規范,辟除一些烏煙瘴氣,讓外界資本更有信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資本時代,王思聰電競筑夢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希望這個行業能見到‘光’。”在王思聰的努力推動下,曾經置身于黑暗和混沌中的電競行業終撥云見日,邁入了資本時代。

      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王思聰也開始不只著眼于這行業中游的一畝三分地,積極地向行業上下游展開布局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4月,王思聰以400萬美元的價格獲得了云游控股1.05%股權;

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8月,王思聰耗資590萬美元購入創夢天地(樂逗游戲)1.3%股權;

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11月,王思聰向網魚網咖投資數千萬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有一則小趣聞是,初入行業的王思聰總是給人一種“漫不經心”、“不會投資”、“玩玩而已”的印象。但事實上,若算上所有投資項目,他的普思投資在2年內就投出了5家上市公司,其中在電競/游戲業內的有3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希臘語中,普思投資的“普思”二字有先知的意思,從他的投資成績和電競行業的影響力來看,王思聰的眼光的確很有先見之明。當然,他的投資版圖也并非絕對完美,比如樂視體育,又比如后來行業變化導致的部分被投公司衰落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進入行業4年后,王思聰的電競帝國迎來了頂峰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5年9月4日,他迎著游戲直播的風口,高調成立熊貓直播并親自出任CEO。從他的支持度和參與度來看,熊貓直播和此前成立的iG俱樂部、香蕉計劃,是王思聰電競帝國中最為重要的三家公司,牢牢扼住電競產業中下游的命脈。

                  熊貓直播上線后,很快在行業中尋來了大量的管理人才與頂級主播,在王思聰個人影響力的加持下,以驚人的成長速度,直逼斗魚的行業老大地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雖然熊貓直播在外人眼里只是又一個新興的直播平臺,而在王思聰眼里看到的卻是一整套電競生態。9月中旬,王思聰豪擲1億投資移動電競概念的新三板公司英雄互娛。而1個月后,由英雄互娛牽頭、共12家上游游戲廠商和4家中下游電競公司組成的中國移動電競聯盟正式成立,王思聰電競帝國中的大部分公司都進入了這個聯盟,實現了生態的閉環,而他本人也擔任了聯盟首位輪值主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至此,王思聰的電競帝國,模型初現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三年之期,帝國動搖?

                  在王思聰的電競帝國達到頂峰后的三年,是中國電競發展最快的三年,但領導者卻不是王思聰。甚至相反,他電競帝國的根基出現了松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最先出問題的,是這個所謂的“中國移動電競聯盟”。之前我們說過,這個聯盟里包含了上游電競IP提供者游戲廠商、中游俱樂部和賽事公司、以及下游直播平臺和線下渠道,理論上整體構建相當完整,能夠稱之為一個生態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這個生態的命門在于上游廠商,如果沒有強勢的游戲IP,整套系統即便再好也是無米可炊。很顯然,王思聰當初1億元投資英雄互娛,肯定是寄希望于這家公司能夠產出強勢游戲的。但事實上,不僅僅是英雄互娛,聯盟中所有的12家廠商在那段時間里都沒有產出轟動一時的手游作品,使得整個聯盟外強中干,在電競圈幾乎毫無存在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除了“中國移動電競聯盟”,王思聰布局的ACE聯盟,在TI7后的Wings風波中也遭遇了嚴重打擊。由于這場風波的涉事方眾多、事件交錯復雜,這里便不多贅述,結果是主管《DOTA2》項目的D.ACE和憤怒的粉絲們處在了不可調和的對立狀態,要求前者解散的聲音此起彼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后來由于《DOTA2》賽事改制,D.ACE對于這個項目的控制力不如往前,加之已經被扣到負分的公信力,聯盟名存實亡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亂,曾是王思聰在強勢進入時重點治理的,但不曾想,在其電競帝國建立起來后,掀翻其統治的依然還是這個字。原因何在?王思聰還不夠強勢,沒有能夠真正鎮壓行業亂相的威懾力,或者說在這三年的快速變化中,過去的那些籌碼早已不夠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歷史證明了,電競領域最需要的是一個強勢的規則制定者。這個強勢,不僅指的是像王思聰一樣有錢有資源,更要擁有強勢的上游游戲IP,對生態參與者形成有效的威懾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個問題背后的答案很簡單——騰訊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作為當時世界最火游戲《英雄聯盟》的廠商,這個IP足夠強勢,也是最具影響力的電競項目,任何中下游公司想要在這個領域分一杯羹,都繞不開它。不過騰訊很明白“刀的真意不在殺,而在于藏”的道理,既對中下游公司施以無處不在的威懾,也對他們開放了一個合作共贏的空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簡單來說就是,合乎規則者可以大家一起賺錢,而搗亂者則會被立即“制裁”、拿不到任何好處。相比于王思聰時期,騰訊治下雖然手段厲害,但整個生態是更有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于是,不同于D.ACE和Wings的那場史詩級鬧劇,騰訊所管理的《英雄聯盟》電競生態秩序井然,京東、蘇寧、B站等大企業紛紛成立戰隊入駐,資本運作活躍,商家品牌也更青睞于從這個生態中來尋找機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對于那個搖搖欲墜的“中國移動電競聯盟”,推它最后一把的人也是騰訊。2016到2017兩年間,《王者榮耀》紅遍大江南北,被稱為“國民游戲”,其光芒之巨壓得其他廠商難以喘息,唯能和其掰掰手腕的也只有網易,但這家公司并不在聯盟之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邊大紅大紫,而另一邊悄無聲息,那么不可避免的是,騰訊模式又來了。在“中國移動電競聯盟”還做不出動作時,騰訊又將移動電競的市場高地盡數搶占,鋪以自身的電競生態進行布局。在前面《英雄聯盟》開路經驗的加持下,《王者榮耀》電競發展迅速,贊助商云集,KPL也和LPL并稱為騰訊電競的火車頭賽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除此之外,騰訊還擁有著“內部賽馬”式的游戲研發能力,加上資本市場上的并購,繼續牢牢控制著上游強勢產品的產出。比如,《英雄聯盟》后火熱的端游《堡壘之夜》、《王者榮耀》后最火的手游《絕地求生:刺激戰場》都盡數來自于騰訊。這樣一來,上游源頭控制、中下游恩威并濟合作發展,整個生態的維穩能力更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3月8日,騰訊左手斗魚、右手虎牙,11億美元重注兩家直播行業的領跑者公司。這次投資對上游其他廠商來說,他們的下游推廣渠道將被控制,競爭局面將持續惡化。隨著騰訊的壯大,對于沒被騰訊投資到的下游直播行業公司而言,他們和斗魚虎牙的競爭亦愈加艱難,未來還有著被收版權費的風險,王思聰的熊貓直播處在風雨飄搖之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iG背后,唯一的王思聰

                  電競是王思聰的生意,也是騰訊的生意,但歸根結底還是騰訊的生意。而對于如今的王思聰來講更像是一項愛好。在昔日電競帝國逐漸衰落后,他不但沒有選擇離開,還和騰訊生態良好地共存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王思聰對《英雄聯盟》是愛得深沉的,在各大明星表演賽上,只要他有空,便不會缺席,用心打好每場比賽。18年LPL夏季賽,王思聰還特地注冊成了職業選手,擔任ADC的位置,代表iG出場比賽,以實現他的電競愿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體育的角度來說,俱樂部老板上場打比賽,是非常不職業的行為。過去,申花老板朱駿曾代表隊伍打友誼賽,被國外媒體口誅筆伐,若他像王思聰一樣打正式比賽、提上中超,那勢必將變成中國體育的一大笑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王思聰是唯一的王思聰,他并不在意外界的眼光,行自己所行,愛自己所愛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最后的輿論效果來看,亦或是出于他曾經對中國電競的貢獻,也可能是電競的娛樂化更強一些,粉絲們不僅包容了這位iG老板的所作所為,還產出了不少段子,算是為俱樂部做出了一場還算漂亮的營銷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到了剛剛結束的S8半決賽,現場觀戰的王思聰又傳出了“我8點飛機,你們看著辦”的梗,結合iG3-0速勝G2的賽果,傳播力十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個時候,人們才想起,在電競圈兜兜轉轉辛苦布局7年的王思聰,依然還是那個網紅榜排名前列的流量明星。在這個注意力經濟的時代,他的重要性對iG、對騰訊、乃至對中國電競都不言而喻。

                  和王思聰同樣特立獨行的,還有他的iG俱樂部。在資本和品牌強勢入局電競的大潮下,iG副總裁VK透露俱樂部沒有進行融資,并表示他覺得校長沒有那么缺錢,愿意每年為他的愛好付出這樣一筆開銷。

                  (體育產業生態圈www.ecosports.cn原創稿件,獨家授權澎湃新聞刊載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

                  聲明: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,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。
                  閱讀 ()
                  投訴
                  免費獲取
                  今日推薦
                  今晚3d的试机号和金马